叮叮棋牌

發稿時間:2021年09月08日來源:黨委宣傳部、黨委教師工作部作者:許天穎

方真就像一個大都市的隱士,他的工作生活狀態是“科研、跑步、睡覺”三班倒、手機都不用,與同爲教師的妻子陳敬妹安居在50平方米不到的教師公寓。

在南京農業大學工作6年,這位“純粹”的教授並不爲人所熟知。但他在國際上卻是大名鼎鼎。

日前,他剛當選了2021年度加拿大工程院院士。該年度全球僅52位傑出科學家獲此殊榮。這也意味著他在生物質水解、生物柴油生産、生物燃料合成納米催化劑等領域取得的突出貢獻,獲得了國際同行的認可。

他每天除了跑步,便是完成世界著名的科技期刊Springer(斯普林格)系列叢書《生物燃料和生物煉制》的編纂。如今,方真已帶領由他召集的全球頂尖專家編委,進入叢書第11部專著的撰寫,他的夢想是,將其打造成可再生能源和綠色技術領域的《十萬個爲什麽》。

夢想編纂出專業領域的《十萬個爲什麽》

“你知道《十萬個爲什麽》嗎?我希望這套叢書,若幹年後能成爲我們這個專業領域的《十萬個爲什麽》”。這是方真著書的初心,他將這套書打造爲該領域的科學家、學生、政策制定者以及工程師們,遇到問題時第一個想到求助的“知識寶庫”,並且在若幹年後仍被經常提起和查詢。

方真師從農業工程專家曾德超院士,畢業後做設計工程師的經曆讓他意識到,“好的研究,不只是做出一套實驗,而是要回過頭來創新理論”。

在中國農業大學完成農業工程專業的本碩博學業後,方真相繼獲得了加拿大麥吉爾大學材料工程博士學位,和西班牙薩拉哥薩大學化工博士後學位,並獲得歐盟居裏夫人獎學金。如今,方真已經在自己的領域深耕近30年,並且連續7年入選愛思唯爾能源領域高被引學者。

自2011年,方真將一大半精力投入系列叢書《生物燃料和生物煉制》的編纂之中。叢書內容包括與生物質生産、生物能源、生物燃料、生物制品有關的能源規劃和政策、綠色加工技術知識以及最新研究進展。

爲了提升叢書的全球和交叉學科視野,創始總編輯方真召集兩位美國工程院院士、4位加拿大工程院院士、一位加拿大皇家學會院士和一位日本東北大學教授組成權威編委會。

事實上,從出版商反饋的電子版銷售量來看,目前出版的10部專著,其章節下載量已達到18萬次,4部專著進入斯普林格高下載書籍前25%,其中一部還獲得了2020年“斯普林格-自然中國新發展獎”。

方真經常被喊作“魔法教授”,他研究的“生物質能源”就像“變廢爲寶的魔法”:將稭稈、草、木材等生物質通過一定的方法轉化爲各類能源。

“快速水解工藝”就是一項具有突破意義的“魔法”。通過在水中添加碳酸鈉,使得木材生物質顆粒迅速升溫,並且完全溶解形成“木材溶液”。在流動系統中,類似于液態石油的“木液”可以在液相中快速水解成糖或糖低聚物,這便大大推動了乙醇等生物燃料和化學品的生産。

據方真介紹,傳統的酶水解法通常耗時數天,而這一工藝將木材或稭稈溶解時間一下子縮短至0.7-2秒,木材溶液水解爲糖的時間也縮短至幾秒到幾十秒,猶如一把“金鑰匙”,打開了將木質纖維素用來生産生物燃料的廣闊産業應用前景。

“煉丹爐”裏打磨的不僅是學生

丛文杰,工學院生物能源研究组博士生,南京农业大学2020年校长奖学金获得者,这个同学眼里的典型学霸,回忆起3年前刚入“方门”,她对自己的要求是,“不做‘学渣’就好”。

叢文傑學的是農業機械,之前不接觸化學課,博士階段確定了生物柴油的研究方向後,她需要每天與化學實驗打交道。

一开始实验进展很不顺利,前半个学期,丛文杰的实验没有一次成功,她开始将每一步实验拍成照片,按照顺序从头整理,并且在实验报告上注明哪一步做不出来、仪器是如何操作的、期待达成的实验结果为何。这样的邮件,方真的郵箱里每天都能收到一封。

就這樣“死磕”了3個多月,一天晚上,10點多,叢文傑第一次得到了實驗期待的現象,她迫不及待地寫郵件告知方老師,讓她沒想到的是,興奮勁兒過去之後,正准備收拾設備回家時,方老師居然出現在了實驗室門口,專程趕來向她道賀,並帶著她一起梳理了整個實驗過程,此時已是晚上的11點多。

“實驗小白”被手把手帶入了學術殿堂,叢文傑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自信和快樂,可接踵而來的,卻是堪稱痛苦的論文曆練。

半年後,叢文傑向方真交上了一份自認爲還說的過去的研究論文,打算投稿。可沒料到,方老師回複她,“這就是一份實驗報告,哪裏是論文!”

受挫後的叢文傑安靜下來,思考方老師給出的3個問題:“爲什麽要做這個研究?別人圍繞這個做了什麽?你的研究比別人好在哪裏?”

這3個問題從論文的突破與創新方面提出了不可謂不高的要求。叢文傑將論文框架全部打翻,深度修改後,再次發給方老師。

方真這次依然沒有給出肯定的回複,而是抛出了有關研究的若幹細節問題,再次打回修改。

這一次,叢文傑感覺有點“崩”了,周圍的同學陸續都有不錯的成果見刊,而自己在研究卻還一籌莫展、難免心態焦慮。

“當時的感覺就像孫悟空落入了太上老君的‘煉丹爐’”,叢文傑說,自己不過就是想有篇成果順利畢業,導師的要求實在有些苛刻了。

方真察覺到了叢文傑的情緒,把她喊到身邊,道出了自己的考慮,“我們要的不只是一篇畢業的論文,而是一篇真正對領域、對行業有推動意義的論文”,並繼續啓發叢文傑,“如果你的論文都不能感動自己,又如何感動得了編輯、審稿人和作者?”

這番話讓之前一心想要跳出“煉丹爐”的叢文傑,放平了心態,埋下頭來,繼續修煉。讓她沒想到的是,第3版論文上交後,方老師對框架和內容給予了肯定,但對于英文論文的某些寫作表述方式,依然不滿意,竟逐字逐句地親自修改。

即便是下了這番功夫“磨”出的論文,投刊之後再次被打回,編輯不停質問,創新點何在?應用性何在?

叢文傑只能硬著頭皮,一次次地按照要求,與方老師細化討論、修改完善。“最後改到實在無話可說時,我接到了論文被接收的消息”,叢文傑說,那一刻,內心沒有預想的狂喜,更多的是平靜。

叢文傑“上岸”了,但更多的學生還在曆經“煉丹爐”式的捶打,在方真研究組,每隔一周的組會、每周一次的一對一師生會面是“雷打不動”的,方真需要及時了解學生的科研進展、及時廓清科研過程中的疑惑,並手把手地教會學生科研寫作的規範,當學生感到壓力大的時候,方真還會帶著他們一起去操場跑步。

回望“煉丹爐”的互動過程,叢文傑悟出了,這一過程打磨的不僅僅是學生,作爲教師的方真也身挑重擔,這番“並肩作戰、共同努力”的體驗讓叢文傑看到了“師者之大”,她期待畢業後也能投身教育事業,陪伴學生一同“闖關”。

“格格不入”的教授刮起新風

在工學院,生物能源研究组隶属于农业生物环境与能源工程学科,是农业工程下属的二级学科。院长汪小旵坦言,长期以来,“重工轻理”的倾向,加之学科本身的前沿、交叉性较强,农村能源领域方向一度面临“后继无人”的困境。

2014年年底,方真投來了簡曆。爲了體現招賢納士的誠意,幾顧茅廬之後,學院和方真商議引進,和兄弟高校相比,待遇算不上優厚。

沒想到的是,方真一口就答應了,“能推動科研、做強專業就行”。

來到南農後,方真“科研、跑步、睡覺”三班倒的生活,與工科教授們平日裏風風火火“拉項目、跑會議”的節奏“格格不入”,但不知不覺間,一股新風卻在學院悄然刮起。

“晚上10點以後,亮燈的實驗室越來越多了”,大家發現,潛心科研的青年教師越來越多,彼此交流研討的氛圍也越發濃厚。

生活上,方真則是個十足的“甩手掌櫃”,科研之外的事情,全部交給陳敬妹老師打理。陳老師,既是他最爲信任的科研助手,也成爲了他和外界往來的“紐帶”。6年過去了,夫妻倆安居在50平米不到的教師公寓,從未向學院提過物質方面的任何要求。

30年如一日的潛心深耕,強調研究要對領域和行業有所推動,沈醉于著書這樣的科研公益事業,這些正是方真教授身上展現的獨特人格光芒,正所謂,天真從所致,心無旁骛、從心所欲,方能格物致知。



編輯:

閱讀次數: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