叮叮棋牌

發稿時間:2021年09月08日來源:黨委宣傳部、黨委教師工作部作者:許天穎

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,国家973项目首席科学家,江苏省“333高层次人才培養工程”首批中青年科技领军人才……从一开始的研究领域不被看好,到一手组建动物消化道营养国际联合研究中心,连线國際合作项目30余项,今年获评南京农业大学“立德树人楷模”的女科学家、動物科技學院教授朱伟云,用一句话概括了在探索中永保激情的“秘笈”:“不管是科研还是人生,都别自我设限,要勇于破界。”

打破學科之界:從配方奶粉到“配方日糧”

朱偉雲是學植物病理出身的,博士階段開始研究微生物,在英國讀博士後期間正式探入動物微生物領域,正是這樣的“三級跳”,讓她意識到,研究做到一定境界,機制、機理都是相通的,學科的差異不是壁壘、而是利器,是激發科研想象、打開科研天地的利器。

朱偉雲介紹,國內的生豬養殖很長一段時間都是“粗放式”,認爲喂的多、就能長的壯,實際上豬消化不了這麽多飼料,不僅浪費飼料資源、增加排放、汙染環境,還容易引起豬的消化紊亂和各類疾病。

2014年,朱偉雲從豬的腸道微生物入手,提出了系統構建“消化道營養”的理念,就像嬰幼兒配方奶粉,根據嬰幼兒不同階段的消化規律,精准配方、科學幹預。朱偉雲提出,就是要從動物的消化道營養這一生態系統的健康出發,科學、精准地調配“動物配方日糧”。

“營養過量會造成人的代謝性疾病,比如肥胖、糖尿病,還有常見的‘三高’,動物也是一樣。”據朱偉雲介紹,團隊主要通過合理添加一定的膳食纖維、蛋白酶解物等,有效地調控腸道微生物,促進動物的營養均衡,既提高飼料利用效率,又改善動物生長和健康水平。

作爲國家973項目首席科學家,朱偉雲帶領團隊圍繞“豬對氮營養素利用的機制及調控”項目,結合生豬在哺乳期、斷奶後等不同階段,對其飼料中的氮營養素進行精准調控,使其盡可能多地轉化爲蛋白質,提高飼料利用率。

有意思的是,團隊還提出了“腸道微生物是大腦的健康使者”這一大膽假設,2016年綜述文章發表在《微生物前沿》上,論文閱讀下載量高達2萬7千多。2018年,研究進一步發現,腸道組芳香族氨基酸是聯結腸道微生物與大腦健康的重要橋梁,相關成果被臨床醫學類權威期刊《神經化學雜志》刊發,並作爲編輯亮點,得到了“該研究是我們理解腸腦軸的重要一步,在臨床治療中充滿潛力”的高度評價。

這個重要發現不僅使得團隊在動物科學領域發出“先聲”,國內三甲醫院的專家也找上門來,希望與朱偉雲團隊在人體消化與代謝研究中尋求合作。

“我們的研究能夠爲臨床醫學提供啓發,這就是我常和學生講的,要善于打破學科之界、樹立專業自信。”朱偉雲說。

打破平台之界:從0到1壘砌平台

1997年,朱偉雲作爲首批引進人才,正式到南農工作。當時提起“動物腸道微生物”,國內還無人問津,朱偉雲的研究不被理解、更不談被看好。

爲了打破科研僵局,1999年,孩子才6個月大的朱偉雲毅然決定出國交流,前往荷蘭瓦赫甯根大學尋求可能的合作機遇。

深入接觸後,朱偉雲意識到,“腸道微生物”的研究頂天立地,既能對接相關學科的機制機理,又能推動畜牧産業的綠色、科學發展,作爲全國動物科學領域的研究重鎮,南農應該盡快與國際“接上軌”。

于是,她決定提前回國,專門邀請了學界泰鬥韓正康先生“坐陣”,同時請來了荷蘭瓦大的動物科學系系主任,詳細介紹了南農在這一領域的設想與規劃,創造一切可能的條件謀求合作。

南京最熱的7月,在電扇都沒有的會議室,專家們周密規劃,討論得汗流浃背。嚴謹的態度、合作的誠意打動了瓦大系主任,雙方決定聯合培養博士,並開展項目合作。

这短短4个月,打开了南京农业大学相关研究领域國際合作的大门。2004年,依托国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国际交流经费,朱伟云办起了分子微生态的全国培训班,专门请来了瓦大的高级实验师,浙江大学、中国农业大学、北京林业大学、甘肃农业大学等有关高校和科研院所的技术人员纷纷前来培训,圈子逐渐打开。

2005年,朱偉雲又發起了國內首個“動物消化道分子微生態”國際學術研討會,英國、荷蘭的教授應邀做大會報告,浙大、中國農大、雲南農大等國內高校紛紛委派教師前來參會,如今該國際研討會已形成了2年一屆、300人次的規模。

2009年,歐盟“豬的腸道健康”項目框架發布,南京農業大學作爲唯一歐盟外合作單位,參與該項目第七框架的研究。

從組建南農消化道微生物團隊,到將團隊從校級平台建成江蘇省消化道營養與動物健康重點實驗室,再到開拓相關研究的國家級平台、牽連起國際聯盟,作爲一名女科學家,朱偉雲拿出了創業者的果敢與勇氣,白手起家、從0到1壘砌平台、彙聚資源。

“平台太重要了,有了平台,我們的研究者才能在上面跳舞。”她這樣回應。

打破育人之界:“1+N”打開學術視野

對于朱偉雲團隊的青年教師而言,每兩三周一次的組會是“雷打不動”的,朱偉雲希望培養的是“1+N”型人才。

所謂“1+N”,就是在專業素養這個核心的1之外,打開學術視野,從業界與學界、校內與校外、全國與全球的範圍內去捕捉最新動態、獲取科研與實踐的靈感。

“只要老師們想著做,我來聯絡資源”,朱偉雲希望課題組和實驗室的青年教師都能出去走走、出國看看,了解處于學術前沿的科學家們都是怎麽做科研的。疫情期間出國條件受限,朱偉雲要求老師們將線下的拓展移到線上,自己找主題,召集專家做線上的workshop.

“我是当初被朱老师‘捡’回来的”,如今已成长为课题组科研中坚的慕春龙副教授打趣道,自己被朱老师“捡”回来两次。慕春龙回忆,当初报考研究生,自己从动医的名单中落榜了,是朱伟云老师重新翻看了他的申请材料,与他電話聊过科研思路后,决定在她的课题组予以录用。

“當時關注到他有兩篇待投的英文文獻,研究思路不錯,而且有沖擊國際期刊的意識,有科研潛力。”朱偉雲說。

第一次被朱老師領進了門、第二次又被朱老師推出了國門。博士畢業後,慕春龍打算回老家工作,當時課題組正在集中精力開拓“腸道微生物與大腦健康”這一全新的方向,朱偉雲覺得,一塊好的科研料子就這樣放棄科研太可惜了,在這個關鍵的人生轉折點,鼓勵慕春龍將研究繼續深入下去,同時協助他積極聯系出國深造的機會。

爲了打消慕春龍的顧慮,朱偉雲讓他先在自己的課題組讀博士後,什麽時候申請上了什麽時候走。

“這樣做只是爲了打消你的顧慮,我不需要你留在這裏爲我幹活,我希望的是,你出國深造後成爲我的驕傲。”朱偉雲當時丟給慕春龍的一句話,他這輩子都忘不了。

時隔半年,慕春龍在導師的幫助下,順利申請到加拿大卡爾加裏大學兒童醫院研究所的博士後,從事微生物-腸-腦軸與兒童神經紊亂疾病相關的研究。

朱偉雲回憶,“我的兩位導師,中國農大的沈其益教授和中科院微生物所的宋大康教授,在我讀書的時候,就支持我出國留學,並教導我先‘跟蹤學習’,之後要‘回國服務’。”

這樣的精神在她的學生這兒得到了傳承,在朱偉雲課題組,青年教師出國比例占到了87%,不少老師出國後又回到了課題組,與朱偉雲一起,將國內消化道營養的研究推向深入。

在朱偉雲看來,科研的終極目標是追求科學價值和社會意義,指導學生們發論文,不應該一味追求數量,而更應看重貢獻。

她常和学生说,“你们的论文,要看的是the impact(影响力),而非impact factor(影响因子)。”

如今,由她指導的研究生近200人,包括留學生,其中多人任職于高校、科研院所,以及動物營養與飼料行業相關的企事業單位,並在重要崗位擔任要職。


編輯:王璐

閱讀次數:2541